糖糖sweet

卷卷弯 X 365 Polaroid:

74/365

现居布鲁克林的摄影师Amber Byrne Mahoney擅长胶片和宝丽来的拍摄,她的作品曾多次登上杂志,平时的商业拍摄中也会选用宝丽来,TIP相纸在她手中色彩很美,让人心生“再用用看”的想法。

个人网站:http://amber-mahoney.squarespace.com

胧気:

为了品尝海女捕捞上来的贝壳刺身,在这片海多呆了会儿。看到飞鸟+阴天,让自己明白为了装B,带一台手动对焦的胶片机多么不合时代。

Another Light:

一直嚷着要做我闺蜜的文瀚,也是学校“史上最卖命”的服装设计专业学生一枚。但我一直告诉她我真的不收闺蜜。她整天跟我说念她的专业就是不见天日,这张照片的氛围应该很适合她吧。



最近正在筹备我在美国学习摄影至一半的一个较重要的作品集。原先想好的主题和我的性格一样,特别得瑟。什么人类对抗环境的大得不能再大的话题,本想通过照片告诉读者,我们不应总局限于每天重复地工作中,在人生适当的阶段跳脱出来,去直面你真正想要的将来。觉得那才是我们活着应有的态度,好像拿自己也当作是过来人似的。有同学听了还觉得我的主题特范儿。

在正式启动拍摄计划前,我尝试的拍了几张,想尽量用场景和模特的肢体语言去达到我所预期的效果。但并不太理想。那段时间我很挣扎,挣扎着不想放弃这个主题,因为主题本身没错,说得通,错的永远是创作者没有用心去挖掘它的内在和细节。不走心的作品是走不到读者的心里的,更走不到自己的心里,走不到自己的心里,就不会有强烈的拍摄欲,既便硬着头皮拍了,也是些三秒钟废片,毫无意义。过去做了太多次这样的事情......

人在迷茫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要搬救兵,能在危难的时候搬到救兵也是幸运事。还好总能有朋友把我从干涸的泥溏里拉回来。其实说的隐晦是朋友,说白了就是老相好。很俗气的称呼,但真的还非得有过床笫之交并有着同样志趣的这么个人才能分析到我的心窝里。并且不带任何的客套和情面,直奔主题,让我从开始谈话的一分钟后就始劲反思和嫌弃自己。每次都觉得这样的谈话总带着些当年事后回来报复我的意味,但确实每次也让我清理了头绪且有自信从头开始思考。很感激有这样一个人一直在那,我们共同进步着。

我做到了没有放弃我最初的想法,却也加入一些新的元素。这些元素所起到的作用是使我的作品表达更加完整。作品集共12张,由12个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真实人物做为模特,以肖像的形式表现。拍摄的进度很缓慢,但我宁愿放慢进度,好有时间走进他们的内心,找到在我心中一直欠缺的那个亮光,因为一些过往的经历告诉我这丁点的亮光就可能让我将来走上不同的道路。主题被我升华了,在果断的抛开了浮燥,注入了平静和沉淀的部分之后。这部分我不想直接表现在模特自身的表现力中。捆绑—向征束缚和忍耐。每个人刚听到这个词时都会想起SM,他们真的想多了……我有信心当每个读者在看完整组照片后能得到些许感悟。

我不想再通过这组照片告诉人们应该试图去反抗什么,因为我觉得大多在反抗过后,当发现你还停留在原地时会变得更痛苦。这样的故事听来悲观,却不无道理。谁对自己现实生活有着百分百的满意?谁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现在来个翻天覆地的变革?谁不想得到一直以来埋藏在最心底的那个梦想?付诸于行动的人甚少,成功者寥寥无几。当时间一年一年往前走的同时,我们离最初的自己好像也渐行渐远。每一次企图改变都痛彻心扉,这样的痛和收获总是背道而驰。于其如此,不如学会坦然面对。内心的每次挣扎都会让人成长一次,当你有了面对的勇气并且支撑下来后,就会成为真正的智者。

其实不想写太多关于自己拍照过程中纠结的部分,老觉得这样很婆妈,但可能三十岁出头的人就会开始变得絮叨。孤独在外求学的过程总希望得到一群人的共鸣,哪怕是一个人的也好。不太喜欢这样的自己,没有存在感会屎?!